第8章 三年

|

   夜已深沉,明月依旧。

  在星武门的大厅内,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躺在地上,在尸体旁边,一名满脸横肉、身材魁梧的男子阴沉着脸站立着。男子正是星武门的门主赵康。

  赵康此时可谓是怒火中烧,因为死者是他的侄子赵龙,也是他赵家唯一的后人,他没有娶妻生子,而他的哥哥也就这么一个儿子,可是他哥哥也是英年早逝,所以,如今星武门赵家也就他叔侄二人。

  “燕平,现场可有痕迹,可看得出来是谁杀了龙儿?!闭粤琢讼吕?,轻轻将盖在赵龙面部的白布揭开,沉声问道。

  在赵康的身边是一名文质彬彬的男子,此人正是星武门的第二高手,名为燕平。

  “门主,现场看不出是谁下的手,但是看少爷的伤势,应该是一种很厉害的拳法将少爷杀死的?!毖嗥轿⑽⒐淼?。

  “那你可看出是什么拳法?”赵康原本就凶恶的面容,此时更显狰狞。

  “似乎是《碎裂拳》,这是一套地级的星技??墒?,又有些不同,《碎裂拳》威力又没有这里大,击杀少爷的力量似乎达到了天级?!毖嗥揭苫蟮?。

  “不管,既然有了目标,就去查,谁会《碎裂拳》?!闭钥嫡玖似鹄?,捏着拳头道。

  “门主,不用查,我记得当年古继天得到过一本《碎裂拳》,只是不知他有没有修炼?!毖嗥交夯核档?。

  “是他?即便他没有修炼,那他门下弟子也会修炼,或者他的天才女儿和天才义子也会修炼?!闭钥德冻鲆凰磕?,道。

  “那我们直接上门问罪吗?”燕平低声道。

  “不用,等我境界突破,我会直接上门灭了星云山庄,抓住他的儿女和义子?!闭钥档?。

  ......

  在星云山庄的偏厅内,古继天端坐在桌案后面,柴棋站在前面。

  只是两人都是眉头微皱,面沉如水,不知心中所想何事?

  “老柴,赵龙真的被人给杀了吗?而且还是死在《碎裂拳》之下?!惫偶烫炝成虾廖薇砬?,沉声问道。

  “没错,我打听到的消息就是这样,而且我们安排在星武门的探子回报,似乎赵康已经怀疑我们了?!辈衿逯遄琶纪返?。

  “你去把思雅和瀚儿叫我,我问问吧?!惫偶烫斓坏?。

  柴棋点了点头,转身离去。

  不多时,古思雅和云瀚已经跟随柴棋而来,脸上表情变幻不定。

  “爹,你找我们?”古思雅怯生生的问道。

  “嗯?!惫偶烫炖渥帕车溃骸敖裉炷闳ネ低党鋈チ寺??”

  “没,没有啊,我们一直在庄里修炼?!痹棋刮椿卮?,古思雅就抢着说道。

  “是吗?”古继天沉着脸,愠怒道。

  “义父,今天我们出去过,瀚儿不敢隐瞒?!痹棋缆鞑蛔?,索性承认道。

  “出去做了什么?”古继天继续追问。

  “我们...我们?!痹棋皇辈恢萌绾挝实?,心里隐隐猜到了大概。

  “是不是杀了一个人?”古继天道。

  “啊,爹你怎么知道?!惫潘佳判募笨诳斓乃档?。

  “砰”的一声,古继天用力拍了一下身前的桌案,吼道:“你们闯祸了,你们知道你们杀的是谁吗?他是星武门门主赵康的儿子,而且还是星武门赵家的独苗。他会放过你们吗?”

  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古思雅喃喃说道,显然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
  “义父,不关思雅的事,人是我杀的,如果他星武门要找人填命,义父就把我交出去吧?!痹棋χ鄙硖?,大声道。

  “混账,我星云山庄会怕他一个星武门吗?只是下次做事三思而行?!惫偶烫斓坏?。

  “义父,下次我遇到赵龙这种人,我依然还是会杀掉?!痹棋笔幼殴偶烫?,郑重其事道。

  “好,不愧是我古继天的好义子?!惫偶烫焱蝗淮笊α似鹄?。

  云瀚和古思雅不明所以的看着古继天,不知他是什么意思,现在看起来又不像要惩罚他们。

  “爹,你不惩罚我们吗?”古思雅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  “惩罚当然要惩罚,给你们一个教训?!惫偶烫焓樟擦诵θ?,道:“从今天起,不许踏出山庄半步?!?/p>

  “知道了爹?!惫潘佳盼乃档?。

  “是,义父?!痹棋闹腥词置靼?,古继天这是变向的?;に?,想来已经被对方查出是他下的杀手了。

  “好了,你们回去吧,尽快将修为提升上来?!惫偶烫於粤饺说?。

  两人相视一眼,一起走了出去。

  “小瀚子?!辈抛叱銎?,古思雅急忙对云瀚道。

  “干嘛?”云瀚看着古思雅。

  “没什么,我回去睡觉了?!惫潘佳诺蜕盗艘痪?,急匆匆的跑了。

  看着古思雅的背影,云瀚摇了摇头,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......

  春去秋来,夏日冬雪。转眼间,已是三年过去了。三年里,云瀚和古思雅两人进步神速,云瀚如今已经是星士圆满的境界,古思雅是星士后期境界。

  在这三年里,云瀚和古思雅确实一步也没有踏出过星云山庄,白天在星炼场修炼星技,夜间就在房间修炼星力,也算过得充实。

  三年来,云瀚早就将《碎裂拳》全部学会,又在书阁寻了一本星技《劈风拳》,同样是地级的星技。在《不灭心经》增幅下,同样有了天级的威力。

  而古思雅也同样将《肆火弹》学会,如今已可以释放四道火焰,而且火焰十分凝实。她同样又选择另一个星法技《火刃》,只是级别低了些,不过黄级而已,只因星云山庄实在没有了火系的星法技了。

  这天,云瀚和古思雅在星炼场修炼,只见古思雅双手只见,飞射出了四道炙热的火焰,朝着云瀚就飞了过去。

  古思雅知道无论她的火焰威力如何强,也是伤不了云瀚分毫,所以他每次出手都是不留余地的。

  云瀚早已习惯,脚下移动,在四道火焰之间来回穿梭,左躲右闪,费了很大的劲之后,才勉强才四道火焰击碎。

  他见识过古思雅的厉害,不敢在随便就将她的火焰给灭掉,每次都要显得十分困难一般。

  “思雅,瀚儿,又在切磋吗?”古继天站在远处看着两人切磋,当两人结束之后,他才走过来道。

  “爹?!?/p>

  “义父?!?/p>

  两人同时喊道。

  “你们和我来,今天有事要和你们说?!惫偶烫焖低?,朝着偏厅走去,两人紧随其后。

点击获取下一章节